在疫情中心武汉的这两个月

在疫情中心武汉的这两个月

一直想写点什么,为这次疫情,为疫情中心的武汉。在家隔离了快两个月了。其实,从1月23日,武汉宣布封城那天起,就没有出过门了。虽然是因响应了国家的号召,但其中无助心酸可能只有身在其中的武汉人才能明白。

其实现在回过头来想,唯一后悔的事情,大概就是在1月23日凌晨2点,我第一时间刷到封城的新闻的时候,没有马上叫醒爸妈,开车带他们逃离这里。八个小时的时间,开车足够去到任何一个外省城市的医院进行隔离了,虽然不太厚道,但也不至于一度让全家陷入绝望的境地。

疫情之前

1月份的武汉还处在过年祥和的愉悦氛围中。年会、年终奖、团圆饭、对新年的展望、对未来的展望是我对1月23日之前,武汉的全部印象。

虽然手机朋友圈里也会刷到类似传染病这类的消息,但是因为官方的辟谣,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。但我在家里人的要求下,还是开始每天佩戴口罩出门上班。现在想想真的是万幸的事情。

封城之后

可以说,封城之后的武汉人民陷入了巨大的绝望之中。一开始还不觉得,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每天看到的是各种各样的求助和无助,每天听到的是楼下救护车的鸣笛声不断的想起。所谓人间百态,无助的、嘲讽的、愤怒的、绝望的都在封城之后的武汉一一展现。

也许这世间真的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。任何事情,只要不是自己深陷其中是难以体会的。就像作家方方说的那样:

武汉之外的隔离跟武汉之内的隔离是不一样的,武汉之外的恐慌跟武汉之内的恐慌也是不一样的。

焦虑的心情每天都在增加,因为感染的案例就在身边,楼上楼下、邻居街坊真实的发生着。而自己就有可能是下一个。在这样忐忑的日子里,没人可以置身事外。

最后

现在来看,疫情大体是控制住了。武汉的情况在慢慢的好转。在很多人眼里,我们之所以能挺到今天,是因为国家的统一的调度,自上而下的执行力。我不否认。但是我更希望我们可以记住今天的苦难,记住在一线默默付出的英雄们,因为我们本可以避免这场灾难。